云南省证明材料清单 | 中央政府网 | 云南省政府网 | 普洱市政府网
羊圈里走出了30岁教授

文章来源:      发布日期:2018年11月05日      浏览次数:[]


 

 

大寨子监测站

 

 

范朋飞野外工作

 

 

范朋飞授课

 

 

初见范朋飞,如若没有人介绍,很难看出这是一位国内外赫赫有名的灵长类专家、教授。瘦高的身材、俊朗的面容,笑起来甜甜的酒窝,阳光男孩的形象,基本颠覆了大家对教授的传统认识,不禁打趣: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,却偏偏要做学霸。在他与故友、同事交谈的过程中,我在一旁静静聆听,更是一次又一次为之肃然起敬。
 

初到无量山,没有像样的公路,通向腹地的道路更是陡峭崎岖,有时甚至不能称之为路,只能靠着双脚一步一步在密林中摸索。大山深处,人迹罕至,没有落脚的地方,只能向附近一户老乡借宿。然而,老乡家也很困难,除了一间空着的羊圈外,没有多余的房子可以给他住。而就是这样的一间羊圈也让他感激不已,毕竟有了一个相对安全的栖身之所,羊圈比起野外搭帐篷要好很多。这个从省城来的22岁大学生就这样住进了充斥着刺鼻腥膻的羊圈,一住就是3年多。

在他们走进无量山之前,当地没有人能清晰地描述长臂猿的长相,更没有拍到过一张长臂猿的照片,只因为它移动速度太快,像是一阵风,当地人便给它取名“风猴”。

早晨,天才蒙蒙亮,吃过早饭,带上干粮,他便随护林员进入森林,寻着长臂猿啼鸣传来的方向狂奔而去。说是狂奔,大多时候根本没有路,只能手脚并用、连滚带爬,淌过溪流、翻越崖壁,有时它就在对面,而脚下却是百丈绝壁,无路可走。像这样可望而不可及的日子有很多,追寻几十公里无功而返的时候也不在少数。无量山原始森林山高林密、绝壁纵横,一不小心就会迷失其中或跌落悬崖,再加上有很多野生动物活动,还有毒蛇猛兽,使这样的工作不仅艰苦,还充满了危险和挑战。

为了掌握长臂猿的习性,无论刮风下雨还是下雪,他每天都要进山追猿,生怕一天不去就会把它们弄丢了。长臂猿在树冠上轻松地腾跃,虽只划过了几棵树,可他在地上却要跑上半小时,甚至更长时间才能跟上。从晨曦到日暮,汗水一遍遍浸湿了衣襟,等长臂猿找到了当天的落脚地,慢慢睡去,他才披着星辰和疲惫回到羊圈。

长臂猿就像是他的孩子,他不允许任何人做伤害长臂猿的事,哪怕是声音大一些,他都生怕会惊吓到它们。也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山中的一草一木,谁要那样做了,他立马翻脸,拿出一股拼命三郎的狠劲怒怼。

日复一日,斗转星移,有着高度警惕性的长臂猿已慢慢适应了他的存在,不再惊慌地逃走,他成功习惯化了世界上第一群西黑冠长臂猿。他在研究上取得重大突破,也顺利取得博士学位,进入了大理大学任教,并在2009年破格晋升为副教授,2011年,30岁的他晋升为教授。自2003年踏上无量山开始,他一直致力于中国长臂猿的研究与保护,是唯一对我国6种长臂猿都进行过野外考察的研究人员。2009年获选成为中国灵长类专家组专家,并获得中国“优秀青年动物生态学工作者”称号;2013年入选“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”;2015年入选中组部万人计划“青年拔尖人才支持计划”;2016年入选中山大学“百人计划急需人才支持计划”,从而由大理大学调入中山大学,成为了博士生导师;2018年获得了国家优秀青年基金支持。至今,他已在国内外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60多篇,其中SCI源期刊40篇。

青春阳光的形象,不胜枚举的成绩,多么的光鲜亮丽,这不就是世人眼中完美的学霸吗?然而,大家只看到了他台前的骄人成绩,没有看到背后他为之付出的百分之一千的努力。

2003年到2006年,在山里的日子,他每天只吃两顿饭,都是两头黑,中午就带点干粮勉强凑合。没有房子就住在羊圈,蚊虫叮咬,四处透风,而后来,就连那栖身的羊圈也破损漏雨。多年高强度的爬山,不规律的生活,也让他落下了腿疾和胃病。膝关节磨损严重,脚弓韧带塌陷,时常胃痛……健康阳光的形象背后竟是这般伤病累累,不禁让人鼻子发酸。

写到这里,突然想起了一个人,范朋飞的师妹黄蓓。黄蓓是个江苏女孩,父母都是大学教授,她是家中独生女,皮肤白净,身材瘦挑,在范朋飞走后,她也来到了无量山,是到无量山研究长臂猿的第一个女性。此时的无量山自然保护区已经建起了一座两层小楼,道路条件也稍有改善,而研究条件却依然艰苦,每天同样需要在原始森林中跋山涉水数十里。这样陡峭险峻的大山对于一个江南水乡长大的女孩来说,无疑是巨大的挑战。然而,无论多困难,多疲惫,她始终不曾停下脚步,哪怕是爬,也在努力向前。白皙细嫩的小腿已被荆棘、蚊虫改造成了“花脚杆”,留下了很多或深或浅的疤痕,当地老乡戏称她是花脚姑娘。

范朋飞、黄蓓,我不知道是一种怎样的精神在支撑着他们这样无所畏惧、勇往直前。是敬畏自然,是信仰科学?一棵树摇动一棵树,一朵云推动一朵云,一个灵魂叫醒一个灵魂。他们就是那棵树、那朵云、那个灵魂,把信仰和精神传递,一批又一批年轻的灵魂前赴后继,不断探索着大自然的秘密,保护着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。受到他们的感染,当地多年的猎人竟然放下了猎枪,成为了保护长臂猿队伍中的一员。也因为他们,还有和他们一起为保护长臂猿默默付出努力的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、护林员,无量山的黑冠长臂猿才得以声名远扬,每年吸引着国内外众多专家、学者、记者前来,也使这一濒危的物种得以保护和壮大。景东县也被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命名为“中国黑冠长臂猿之乡”和“中国灰叶猴之乡”。

世纪之初,曾经有一种讨论:“80后是垮下去的一代”,然而现在这种言论已然不攻自破,以范朋飞为代表的无数80后已走在了时代的潮头,以无畏的勇气和担当挑起了时代发展的重担。

15年了,他从未间断对无量山黑冠长臂猿的保护研究工作。每年,再忙也要辗转千里回到无量山,看看他日思夜想的长臂猿,和“战友”们一起奔跑在密林深处,用脚步丈量无量山,用汗水浇灌无量山。此时,他正在无量山深处探寻着世界,追逐着梦想……

讲述范朋飞的故事,于我而言,除了感动,还有心灵的洗礼。从小到大,我从不追星,然而,像范鹏飞这样从羊圈里走出来的“星”,值得追。(凡翀 /文  图片由景东自然保护区管护局提供)

 


 

上一条:省人大常委会调研组到景东县调研 下一条:景东县全面启动森林防火宣传工作

关闭

网站地图

主办:景东彝族自治县人民政府

承办:景东彝族自治县政府办公室

联系方式:smjdzfbgs@126.com


滇ICP备18001279号

网站标识号:5308230061